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> 新聞頻道 >> 國際新聞 >> 地緣政治 >> 正文

中美之爭,其實已經失去了懸念

我要評論  2/7/2017 2:39:13 PM   瀏覽次數:

一、帝國木桶


在至道學宮上篇文章《即將到來的第三次世界大戰》中,我們論述了一個大爭大亂之世即將到來。面對這樣的未來世界,中國的和平崛起與全面復興,正面臨著真正的考驗和挑戰,中國能夠順利過關嗎,中國將如何迎接這次大考,如何贏得中美之間這場最后的競爭?


本文,我們就接著論述,中國將如何迎接這次大考,如何贏得中美之間這場最后的競爭。為了更深入淺出的論述我們要回答的問題,我們這里需要提出一個新的思想,“帝國霸權木桶理論”。


在工業文明時代的世界,任何一個全球帝國,它從發端到登頂,都需要翻過五座大山,按照要登攀和翻越的先后順序,它們依次是工業大山,科技大山,金融大山,軍事大山,和文化大山。這五座大山,對應的便是工業霸權,科技霸權,金融霸權,軍事霸權,和文化霸權。


同樣,一個全球性帝國,失去它的帝國霸權,也是他逐步喪失工業霸權,科技霸權,金融霸權,軍事霸權,和文化霸權,一步步走向衰落的。曾經的西班牙帝國如此,英帝國如此,今天的新羅馬美國,也是如此。


有一個問題,讓特朗普百思不得其解。特朗普說,我們掌握核心科技,為什么我們和中國的競爭,卻輸掉了呢,為什么中國賺了我們那么多錢呢?


這個問題,其實很容易回答。美國之所以在經濟競爭上輸掉了,是因為他們在過去的幾十年里,逐步喪失了自己的工業霸權。特朗普單純的強調,構成帝國霸權的一個科技維度,而不去從帝國霸權全局的五個維度去思考,所以他才會感到困惑。


如果把全球帝國霸權,比喻成是一個木桶。那么這個木桶,便是由五塊木板構成的,它們分別是工業、科技,金融、軍事、文化,五個維度。這便是霸權木桶理論。西班牙為什么會輸掉競爭,英國為什么會輸掉競爭,美國為什么會輸掉競爭,都是因為,這個木桶的木板,有一塊先漏了。緊接著,整個木桶的水都會流光。這是一個不可逆的過程。


補桶匠人特朗普,大概也看到了問題的癥結,所以他急切的試圖引導制造業回流,搔首弄姿不遺余力地在進行招商引資。但是這樣做的一個問題是,即便工業短板修補好了,特朗普的做法,會同時造成文化短板,和軍事短板。也就是說,特朗普補木桶的根本做法,是鋸掉了其他兩塊木板,來補目前漏水的一塊短板。


特朗普拋棄民主革命,拋棄普世教意識形態,這是鋸掉了文化維度的霸權。戰略收縮,為了一點錢,拋棄北約,拋棄日本,這是鋸掉了軍事霸權。這么一通折騰下來,如果特朗普干兩屆,八年后,極其可能,剩下的科技霸權,和金融霸權,這兩塊木板也會被他鋸掉。本來只是漏一塊,特朗普折騰到最后,可能五塊木板全漏了。


看出來了嗎,特朗普比戈爾巴喬夫能干多了。蘇聯帝國的霸權木桶是怎么破的呢,戈爾巴喬夫,先主動拆掉了文化霸權。一個木桶,拆掉了一塊木板,它還能裝水嗎,當然是不能的。所以蘇聯就亡了。


戈爾巴喬夫只是拆掉了一塊,特朗普的狀況是,在一個已經掉了一塊木板的破桶上,再去鋸掉另外兩塊。


西班牙帝國,是先被荷蘭人拆掉了金融霸權,然后又在天主教聯盟和新教聯盟的戰爭中,失掉了文化霸權,兩塊木板都破了,最后一敗涂地,連西班牙日不落帝國的馳名商標,都被英國搶走盜用了。西班牙帝國,第一塊先漏的木板,是金融霸權。英國第一塊先漏的木板,是工業霸權。蘇聯第一塊先漏的,是文化霸權。美國第一塊先漏的木板,是工業霸權。


前面我們總括的論述了帝國霸權木桶理論。下面,我們分別從這五個維度來論述,為什么說,中美之爭,已經失去了懸念。


二、工業之維


怎么來形容中國工業能力上,對美國的碾壓般巨大優勢呢。要對比,首先就需要有個指標。最能衡量一個國家工業能力的,莫過于鋼產量。我們來看這樣一個排名。這個排名是2011年的數據,如果拿出來2016年的數據,會顯得更加的夸張。


全世界鋼產量排名:
第一名:中國(不包括河北省)
第二名:中國河北省(不包括唐山市)
第三名:中國河北省唐山市(不包括瞞報產量)
第四名:日本
第五名:美國
第六名:印度
第七名:俄羅斯
第八名:韓國
第九名:中國河北省唐山市的瞞報產量
(2011年唐山市瞞報5000萬噸產量,剛好比第十名德國多了一點)
第十名:德國


按照占比來說,中國的鋼產量,超過世界上其他所有國家的總和。按照數量來說,2016年,中國的鋼產量大概是11億噸多。可能很多人對11億噸鋼鐵缺乏概念。我們橫向對比一下,就能理解這鋼鐵洪流的力量了。


蘇聯在二戰時期,造了將近10萬架飛機,4萬輛坦克。而蘇聯在二戰時期的鋼產量呢,最高的時候是1800萬噸左右。我們換算下就知道了,如果中國開啟戰時經濟,把鋼鐵都用來造武器,那么中國的11億噸鋼產量,就可以造出來600萬架飛機,250萬輛坦克。


考慮到現在的飛機和坦克,比二戰時期重量增加很多,我們再打個對折,那也有300萬架飛機,120萬輛坦克。


平時,經常會聽到一些聳人聽聞的話,比如C形包圍呀,肢解中國啊,第二次八國聯軍入侵中國呀,等等等的無知言論。這些人,真的完全不懂,什么是鋼鐵洪流的力量。如果大家都別用核武器,倒真希望他們一起上包圍我們,跟我們打一仗,那樣中國就能終于找到借口開疆拓土了。快來打架嘛,在線等,挺急的。


武器上不存在代差,那么戰爭比的就是戰爭潛力。以中國的人口,中國的鋼產量,中國的戰略縱深,如果不使用核武器,中國用武力統一歐亞大陸,還是很輕松的。可能很多人,還沒有真正能理解300萬架戰斗機意味著什么,更沒有理解和中國打總體戰意味著什么。


很多無知的言論認為,鋼鐵水泥,不等于工業就發達。實際上,世界上沒有一個工業發達的國家,他的鋼產量規模是低下的。也就是說,鋼產量,是工業能力的必要條件。工業發達,鋼產量一定高,鋼產量不足,工業能力一定低下。


除了鋼產量這個硬指標外,衡量一個國家工業能力的,還有另外的兩個主要指標。第二個是,看工業體系是不是完整。中國目前具有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全體系,全門類,全產業鏈工業體系。反觀美國,美國已經掉隊了,用特朗普的話來說,美國現在連一只鉛筆都造不出來。


第三個標準,是看一個國家的工業,在全球產業鏈分工體系中的位置。中國目前處于中高端的位置,離攻破發達國家最后的工業堡壘,越來越近。這個最后的工業堡壘,就是高端產業。這方面,美國還存在一些優勢,比如生物制藥產業,比如半導體產業,比如軍工產業,比如大飛機航空產業。


特朗普逆勢操作,他要想贏得中美工業之爭。那么美國就需要在這三個方面全面超過中國。首先,鋼鐵產業,先追的上唐山再說。光這個就挺難的,曹德旺說,他在美國開玻璃廠,根本招聘不到年輕的產業工人,最后沒辦法,找的都是70多歲的老爺爺去生產玻璃。70歲的老爺爺,還干這么重的體力活,美國真是水深火熱啊。


美國的年輕人都在干嘛呢,他們都去了硅谷,去了華爾街。沒學歷,沒能力的年輕人呢,他們就躺在家里,負責生孩子,吃低保,吸毒,搞同性戀,犯罪。


制造業目前在美國最大的問題,便出在這里。美國要變成鋼鐵大國,要追得上唐山,美國還需要更多的70歲老爺爺,并且還要把他們都變成嫻熟的鋼鐵產業工人。另外,即便這些老爺爺都到齊了,美國生產的鋼鐵,怎么保證能比中國的鋼鐵便宜呢?怎么保證這些鋼鐵廠不被沖擊破產呢?顯然他沒法保證。所以特朗普只能加關稅,把中國鋼鐵的沖擊,阻擋在國境之外。


第二個方面,特朗普還需要為美國,重新建設一個超過中國的完備工業體系。這可能嗎?這比在鋼鐵產量上超過唐山,要難得多的多。這意味著什么呢,就是說,特朗普不僅要能造出來中國目前能造的所有商品,并且,還得比中國造的便宜。一個鋼鐵產業,就把美國的70歲老爺爺用光,其他產業去哪里找更多的老爺爺?


第三,美國要全體系和中國工業進行競爭,剛好是從產業鏈從高端往中低端吃。中國過去之所以能從低端吃到目前的中高端,是因為中國有巨大的人口紅利和環境紅利。特朗普要做的事,目前美國并不存在如此巨量的人口紅利和環境紅利。首先,美國沒有足夠的年輕人,并且年輕人不愿意從事制造業。其次美國的公會惹不起。再次,美國的環保教徒惹不起。最后,美國造的更貴。


經過上面幾個方面的分析,我們可以了解,特朗普的再工業化,制造業回流,其實就是一廂情愿,他可能不知道,自己是在挑戰不可抗力。特朗普的亡羊補牢之舉,注定要失敗,中美的工業之爭,大局已定,根本不存在什么懸念。特朗普死鴨子嘴硬,只是不肯面對失敗而已。奧巴馬也提出過再工業化的口號,結果呢,結果就是不了了之。工業,有它自身的客觀規律,違背并去挑戰這個規律,結果肯定不會成功。


美國不僅在工業上挑戰中國不可能成功,而且,它目前僅剩的一些高端產業堡壘,在中國步步為營的進攻下,也會被攻破。特朗普守不僅進攻上要失敗,而且他想在高端產業,防守住中國的最后沖鋒,也守不住。這便是中美之間的工業競爭,最基本的格局和判斷。


為什么說,美國守不住最后的高端產業堡壘呢。高端產業,說白了,就是科技之爭,所以,要論述為什么美國連最后的堡壘都要喪失,我們就要進行科技之維的分析和闡述。


三、科技之維


工業革命是怎么來的,技術積累,又是怎么來的。為什么,工業革命首先從西方爆發,而不是從中國產生呢。


這些問題,主流權威的科技史學者們聲稱,西方之所以會爆發工業革命,是因為西方是思辨文明,中國是靈性文明,中國只重感性,不重理性和思辨。是因為西方有《幾何原本》,中國沒有《幾何原本》。所以中國產生不了科學。


這種說法,很有市場。但它實際上,就是一種智障式結論。


我給你一個雞蛋,你能把它生出來一只老虎嗎?顯然不能。我給你一顆葡萄樹種子,你把它種在地里,然后就能長出來一艘核潛艇嗎?顯然更不能。那么我給你一本《幾何原本》,為什么你就能把它種在地里,長出來一臺蒸汽機呢?


可見,蒸汽機的種子,根本不是什么思辨,理性,和幾何原本,而是水力紡織機。那水力紡織機的種子,又是從何而來呢,從手工業而來。在工業革命之前世界上最發達的手工業文明在哪里?在中國。


首先,第一個論斷,工業文明,是脫胎于手工業文明。而不是一些西方人看了幾本阿基米德,畢德哥拉斯,歐幾里得,拍腦門拍出來的。其次,第二個論斷是,西方手工業文明的科技種子,來自中國。


那么,中國的手工業科技,是怎么傳播到西方的呢。讓我們先回顧一下科技發展和傳播史。


東方文明,第一次大規模孵化西方文明,是蒙古人西征對西方所進行的科技和文化輸出。蒙古人的手工業技術積累從哪里來的呢,從大宋來的。大宋為什么要對蒙古人進行技術輸出呢,因為大宋想讓蒙古人幫著自己打契丹人,打女真人。


隨著蒙古人把東方手工業文明傳入西方,也把造紙術和印刷術傳入了西方,這讓西方出現了知識爆炸。而蒙古人帶來的火炮,則讓奧斯曼土耳其,終于攻破了拜占庭的城墻。


拜占庭亡國,地中海文明的火種,流入歐洲,主要是流入了意大利。這樣,蒙古人帶來的技術,和拜占庭帝國的技術,合在一起,都流入了歐洲那片和文明無關的蠻荒之地。蒙古人西征,為什么會出現壓倒性的勝利呢。因為它背后所體現的,是東方手工業文明,對西方手工業文明的壓倒性優勢。


奧斯曼土耳其帝國,繼續擴張,逐漸掌控了地中海的制海權,也掌握了地中海的貿易。巴爾干半島淪陷后,歐洲人連亞平寧半島也守不住了。歐洲人節節敗退,退到了伊比利亞半島。技術的火種,手工業匠人,也就一同隨著意大利商人們,逐步的涌向了西班牙。


在這段時期,中國明朝,又對西方文明,進行了第二次孵化。利瑪竇所代表的耶穌會傳教士們,把大量的中國手工業著作,翻譯到了西方。其中就包括手工業集大成的《天工開物》。兩次東方文明對西方文明的孵化,同時加上奧斯曼帝國的向西擴張,使得西班牙成為了西方手工業文明的中心。


西方人學習了中國的科技,因為后發優勢的存在,他們在突飛猛進。這時期的中國呢,很不幸,隨著滿人入侵并殖民中國,這些只懂得在森林里面狩獵打魚的野蠻愚昧民族,他們把《天工開物》這樣的書,都變成了禁書。中國人在思想文化和科技的三重禁錮下,徹底喪失了創造力。


西方在日新月異,中國則陷入了停滯。


隨著西班牙完成技術積累,西班牙帝國成為世界最強大的國家,統治面積達到3000萬平方公里,它的國王自稱日不落帝國。那是哈布斯堡王朝最輝煌的歷史時期。西班牙帝國在歐洲的統治領土,主要有伊比利亞半島,也就是西班牙和葡萄牙;尼德蘭地區,也就是現在的荷蘭盧森堡和比利時地區。還有奧地利地區,和意大利的部分地區。


但是好景不長,被統治地區的荷蘭人,逐步掌握了西班牙帝國的金融命脈。這時候爆發的宗教革命,成了奏響西班牙帝國走向衰落的序曲。西班牙帝國是一個虔誠的天主教國家,他們特別憎惡新教徒。于是規定,凡是新教徒,男的處死,女的活埋。


這樣的宗教政策,引發了荷蘭人的起義和獨立革命。荷蘭人雖然有錢,但是人口很少,正面對抗西班牙,顯然是不自量力。怎么辦呢,有錢能使鬼推磨。只要有錢,當然能找到人幫自己打仗。


荷蘭人找到了英國和法國,來為自己賣命,和西班牙打仗。在戰爭中,荷蘭人的金融資本,引導著手工業匠人們,涌向荷蘭,涌向英國,涌向法國。這樣以來,荷蘭,英國,和法國,便完成了技術積累。哪里有錢,哪里有戰爭,手工業匠人們,就會涌向哪里。蒙古帝國如此,西班牙帝國也是如此。


隨著戰爭的升級,不僅是西班牙對英法荷聯盟,而是爆發了天主教聯盟對新教聯盟的全面戰爭。整個歐洲,陷入一片火海。這場延續幾十年的戰爭過后,西班牙帝國很無奈的宣布新教合法。這樣,荷蘭人攻破了西班牙的金融霸權,英法荷聯盟,攻破了西班牙帝國的軍事霸權,宗教戰爭,攻破了西班牙帝國的文化霸權。


屬于日不落帝國的時代結束了。


扳倒西班牙帝國之后,英國人又拉著法國人,扳倒了荷蘭。在這段時期內,荷蘭成了霸主。因為歐洲存在天然的均勢策略,所有的國家,都不想一個國家一支獨大,其他國家,都會自覺的聯合起來,攻打最強大的那個國家。所謂均勢策略,就是中國戰國時期的合縱之策。


為了打倒新霸主,英國跟荷蘭打,法國也跟荷蘭打。三次英荷戰爭,終于扳倒了荷蘭。但是法國卻坐收漁利,成了歐洲最強大的國家。


這時候英國人傻眼了。為什么呢,因為法國人口,是英國的四倍。工業發展程度,和英國都同樣的級別。英國怎么對抗法國的霸權呢。靠英國一個國家的力量是不行的。所以,這時候英國就要扶植普魯士來對法國進行均勢平衡。德國迎來了統一,法國迎來了當年西班牙與荷蘭那樣的被群毆的遭遇。


德國的技術積累,是怎么來的,源頭上來說,是英國人給它的。為了扶植普魯士夾擊法國,所以要對普魯士進行技術輸出。從那之后,就是一次又一次的反法聯盟。


法國人,相比之前的西班牙和荷蘭,面對群毆,似乎更加的抗揍。連番幾次的反法聯盟,終于把法國揍趴下了。英國成為了歐洲霸主。在反法聯盟中,俄國人也得到了成長。俄國的技術積累是哪里來的呢,首先是彼得大帝從荷蘭學了一些基礎。其次,是英國人給的。到了二戰期間,蘇聯的技術積累,則是希特勒給的。


雖然反法同盟,把法國人扳倒了,但是法國人不服氣啊。為了出這口惡氣,路易十六在美國和英國繼續戰斗。他聯合英國北美殖民地上面的造反土匪,向英國開戰。華盛頓的土匪軍,沒有像樣的武器,沒有制服,甚至連鞋都沒有,就是一群摳腳大漢。


這群摳腳大漢對英國軍隊,屢戰屢敗,幾乎到了被消滅的邊緣。就在這樣十分危急的時刻,路易十六,派大軍入北美,和英軍作戰,在約克敦之戰,英軍被美法聯軍全殲,英國只好承認美國獨立。美國國父路易十六,為了締造美國,掏空了法國。在北美打贏英國,終于出了一口惡氣,沒過幾年,憤怒的法國人民便把美國國父路易十六送上了斷頭臺。


美國的技術積累是哪里來的,這些土匪,從歐洲逃過來的時候,會帶一些技術和資本,美國初期的技術積累,主要來自意大利移民過來的的產業工人。但主要的,還是法國爸爸給的。隨后呢,一戰二戰,美國又大發橫財,很多資金和技術,為了避難,都涌入美國。二戰后,又把德國的技術給搶了過來。這樣美國才完成全部的技術積累。


日本的技術積累,是怎么完成的呢。首先,日本被美國用大炮敲開國門,美國爸爸給了一些基礎。其次,英國為了制衡俄羅斯在東亞的擴張,大力扶植日本來制衡俄羅斯,對日本進行技術輸出。二戰后,美國為了制衡蘇聯,再次對日本進行大規模技術輸出。日本97%以上的技術,都是英美直接輸入的。這跟日本人的創造力,幾乎完全沒什么關系。


反觀這些國家,中國的技術積累,則完成的異樣艱難。因為中國是世界大國里面,唯一的一個,被技術封鎖長達一百多年的國家。為什么那些國家都對中國進行不約而同的技術封鎖呢。很簡單,中國體量太大,一旦中國強大了,其他的國家,都會變成中國的點心。


好比說,一群猴子在外面打來打去的,但是誰敢去給鎖在籠子里的老虎,把門打開呢。很多人感到困惑,為什么日本人科技好像很容易就起飛了,怎么中國技術積累這么難。然后便陷入自我懷疑,自我譴責,認為是日本人太優秀,中國人不夠優秀。能得出這樣結論的人,都是因為無知。


后來,主席借著冷戰的東風,又跟聯合國軍打了一仗,誘逼斯大林把技術封鎖的籠子打開。斯大林呢,拿著技術積累的鑰匙,心里七上八下的給中國開了個小門。他也不知道,放出來中國這只巨龍,未來世界會怎么樣。但是,在美國的威壓之下,他已經沒有選擇了。這是中國技術積累的第一桶金。


中蘇關系破裂,中國同時得罪了美蘇兩強。遭到了整個世界的技術封鎖。這段時間,技術積累,靠的只能是自力更生。


中國人給美國人出了口惡氣,把越南人打了一頓,中美80年代,有了一段短暫的蜜月期,美國人也假惺惺的賞了中國一些技術。這是中國技術積累的第二桶金。


廣場事件之后,中國再一次遭到全世界的技術封鎖。如饑似渴的中國,只能跟烏克蘭,俄羅斯,以色列,這樣的國家蹭技術。


2001年入世之后,“中美國”成立,中國倒向美國,同時出賣自己的勞動力給美國人搬磚。騰出手來的美國人,則專心去收割歐洲俄羅斯和伊斯蘭。這筆交易給中國帶來了中國制造,全球的資本和技術,紛紛涌入中國。中國完成了第三波的技術積累。


在長期的歧視,封鎖環境下,中國的技術積累靠什么完成的呢,拿命換的,自己鉆研苦出來的,做血汗生意換的。這是中國完成技術積累的三個路徑。


到這里,我們把全球主要強國,和歷史上的強國,技術積累的來龍去脈都簡單的交待完了。中國呢,也從籠子里走了出來。用李光耀的話來說,中國才是歷史上最大的參與者,這才是美國思考中美關系的第一出發點。現在,歷史上最大的參與者,參與了世界歷史。世界文明史,科技史,未來會走向哪里呢?


我們缺席的時候,他們侵略我們,侮辱我們,審判我們,剝削我們。現在我們出場了,鎖鏈打開,想再鎖上,就比登天還難。就好比說,你把籠子里的老虎放出來了,你還能把它裝回去嗎?


中國現在盯上的,正是特朗普嘴里說的,美國所掌握的核心科技。這是中國產業升級,最后的沖鋒,也是中國技術積累大廈竣工最后的一塊磚。美國現在想在科技上把中國重新裝回籠子,顯然是不可能,不現實的。


所以,中美科技之爭,關鍵就看,美國能不能守住它的核心科技。中國的攻擊方法很簡單,就是國家資本的力量,大產業技術攻關的力量。這些產業,是汽車,半導體,大飛機,新能源,通信,精密制造,信息科技,生物制藥。


經常有人說,美國掌握核心科技,所以美國不會衰落。這樣的說法,就是分析問題的時候,忘記了帶腦子。如果掌握核心科技就不會輸的話,那西班牙為什么輸了,荷蘭為什么輸了,法國為什么輸了,英國為什么輸了,德國為什么輸了呢?


在互聯網時代,全球化時代,在中國已經基本完成技術積累的情況下,具備自主技術創造和技術更新的情況下,美國想守根本是守不住的。現在的技術擴散那么容易,而且中國有錢了還可以到處買買買。你不賣技術是吧,我直接買你的工廠行不行。并且,中國的科技工作者那么聰明,你不給我看,也不賣給我是吧,我直接發明一個比你更好的行不行。


也就是說,中國的科技工作者們,已經具備了顛覆式創造的能力。比如特高壓比如量子通信,等等等等,都是中國科技工作者,顛覆式創造的體現。


人類科技,始于中國,最終大成于中國。從哪里來,到哪里去,葉落歸根。歷史才是真正的不可抗力。不僅科技如此,金融也是如此。下面我們來說中美之爭的金融之維。


四、金融之維


人們都喜歡說,猶太人是最懂金融的民族。實際上,中國人才是最懂金融的民族。管仲利用金融手段,輕而易舉滅亡一個國家的時候,宋朝發明世界上第一個紙幣交子的時候,猶太人還在沙漠里割包皮玩呢。


而且,猶太人對金融的理解,層次很低。這跟他們從小商小販起家發跡有很大的關系。在猶太人的金融思維里面,投機就是他們最高的境界和追求。而中國人的金融思維,則一開始就導向金融的最高層次和最高境界:國家資本。


很多人說,中國是國家資本主義國家,為什么跟國際不接軌。為什么中國是這樣,因為我們歷史上一直都是這樣的。站在中國特有的金融思維上看,猶太人的那種小商小販式的金融觀念,才是很低級,很不合理的。


小商小販們,自然是理解不了國家資本主義的。因為大多數時候,猶太人連國家都沒有,他們自然理解不了國家資本。正所謂,井蛙不可語于海。


因為猶太人控制了美國人的金融體系。所以中美金融之爭,說白了就是中國人和猶太人之爭。而中國人和猶太人在金融上的較量,則表現為國家資本和小商小販資本,兩種截然不同的金融思維和模式的對撞。


中國的國家資本,會讓資本流向生產。猶太人的小商小販資本,會讓資本流向投機。國家資本,會天然的抑制投機,為什么我們的股市,和美國的股市完全不一樣,為什么中國的股市,不是經濟運行晴雨表。這都是因為,中國是國家資本的金融模式,美國是猶太人小商小販的金融模式。


猶太人的小商小販金融資本,則和中國的國家資本相反。它們厭惡生產,而熱愛投機,具有先天的反生產性和投機性。


如何理解這兩種截然不同的金融模式呢。我們來打個比方。種莊稼和薅羊毛能理解吧。種莊稼,是把種子種到地里,然后等待收割的時候,就收獲了更多的糧食。薅羊毛則不然,看到羊,就沖上去,把羊毛薅光。


在微觀上,我們中國人,每一個家庭,都天然的熱愛儲蓄。這也是一個微型的國家資本金融模式。因為儲蓄,就意味著更多的生產。生產,就意味著更多的財富,更多的財富,則意味著可以養育更多的孩子。我們的金融思維,其實都根植于我的文化里。


生產型金融思維,用在了種莊稼上,就是買更多的地,種更多的糧食,蓋更多的房子,娶更多的妻妾,生更多的孩子。為什么中國人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民族,因為我們有了這樣的金融思維。我們民族擴張的邊界,就是可耕地面積的邊界。如果可耕地不夠用,就在山上造梯田。


生產型金融思維,用在了工業上,則是賺更多的利潤,把錢儲蓄起來,然后辦更多的工廠,生產更多的商品,賺更多的錢,再儲蓄起來,再繼續去投資。我們商品擴張的邊界,就是占領全世界的消費市場。我們之所以成為了世界工廠便是因為我們有這樣的文化本能。海外華人之所以到處能主導當地的經濟,也是因為這樣的文化本能。


而投機型金融思維呢,它們根本不事生產。見一個羊,去薅一個羊。等羊都薅光了,這群投機資本家,就只能互相薅。怎么才能互相薅呢,要實現投機利潤的擴張,看看歐洲近代史,全是金融投機資本家,在背后主導著戰爭。


這些可怕的投機狂魔,為了實現高投機回報,他們酷愛購買戰爭國債。如果打贏了,那么瓜分戰敗國,投機資本就能賺得盆盈缽滿。如果打輸了,投機資本就血本無歸。


中美的金融之戰,都面臨著攘外必先安內的情況。中國的金融戰,最大的敵人目前看還不是猶太人。而是內部出現的金融買辦勢力,和猶太人一樣的金融投機勢力。而且,他們和猶太人,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。我們中間,有一大群叛徒。


美國要和中國打金融戰,他們內部的困局是,猶太人投機資本,對生產具有先天性的憎惡。美國的白人工業資本家,想要制造業回流,但是猶太人的投機資本,則要竭力的破壞這些。因為,白人的工資資本家一旦滿血復活,那反猶主義的風暴是猶太人無法承受的。


相比而言,中國的國家資本,想鋤奸,肅清那些金融買辦勢力,并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。說白了,還是政治問題。談不好,就來硬的唄。為了國家安全,沒有人可以凌駕國家意志之上。


但是對于美國內部的分裂來說,他們想要攘外必先安內,是很難的。中美的金融之戰,只要中國肅清了買辦內奸,斬斷那些幫猶太人薅羊毛的手,穩固了金融長城。那么猶太投機資本薅羊毛的本事再強,你也沒辦法在城墻磚上薅到羊毛吧。


這樣,便可以利于不敗之地。然后國家資本步步為營,向外擴張,儲蓄,更多的生產,更多的市場份額,更多的儲蓄,更多的生產,如此反復,直到占領全世界。


我們可以擋得住猶太人投機資本的投機擴張,但是猶太人卻擋不住中國的生產型金融擴張。這種低級的小商小販,還根本不懂得,什么叫做國家意志和國家力量。


隨著中國的擴張,那么全球的購買力,就會被中國人儲蓄起來。而如果投機資本,一直從中國身上薅不到羊毛,那么他們的金融泡沫,就會越來越大,他們的購買力,就會被逐漸的掏光。中國的邏輯很簡單,我不薅羊毛,我直接誠實勞動,把你們的錢賺光就行了。


中美之間的經濟失衡,為什么這么難以再平衡呢。跟中國人骨子里的生產型金融思維戚戚相關。而美國人想尋求中美之間的再平衡,只能薅中國羊毛,把錢再騙回去,然后才能再平衡。問題是,中國不給薅,而且美國也薅不動。


比方說,中國賺了美國一塊錢,美國能及時的把這一塊錢再薅回去,然后中美之間就能實現再平衡。但是呢,它不但沒薅成,中國又賺了它一塊錢。現在的失衡就變成了兩塊。美國人一看,就急眼了,馬上又來薅,結果又沒薅成,再被中國賺了一塊錢。失衡就變成了三塊。


這樣一直下去,美國貿易競爭不過中國,企業破產,財政銳減,美國的赤字就會越來越高,美國的債務規模就會越來越高,那么美國的金融泡沫,一定會崩潰。


為什么猶太人的投機資本,薅其他國家的羊毛那么順利呢,比如拉美,南非和東南亞。因為那些國家,根本不理解國家資本這么高級的東西。所以才會被這些諸如索羅斯一樣的小商小販打敗。


而在國家資本面前,投機資本,具有天然的劣勢。就好比說,你的騎兵再快你的彎刀再鋒利,可是你能用刀砍倒一座城墻嗎?你砍不倒我們的城墻,我們倒是可以不斷的把城墻一圈一圈的向外修,圈更多的地,建更多的長城。


這場戰爭,對于美國小商小販投機資本,是很殘酷,也是很無望的。所以他們在做垂死掙扎。特朗普又是減稅,又是加息,又是對境外美元罰款,短期看是推高了美國人的購買力,而本質上看,則是要讓美國失去更多的血。更多的赤字,更多的債務,更多的泡沫,更多的國家在拋棄美元,這些都是在失血。


或者說,特朗普加速了美元霸權的消亡。帝國霸權木桶,又要被它鋸掉了一塊木板。所以說,隨著中國在肅清金融買辦,猶太人便喪失了獲勝的可能。中美的金融之爭,也逐漸明朗,失去了懸念。


接下來,便到了人們最關心的一個問題,如果美國人一敗再敗,狗急跳墻,中美之間,會爆發戰爭嗎?


五、軍事之維


中美之間會不會爆發全面戰爭,取決于中美之間軍備力量會不會失衡。如果中國的海軍,強大到可以全面控制西太平洋和印度洋的時候,那么中國可能會主動出擊,把美國的軍事存在擠出去。


如果美國的軍備力量,能短期內,實現爆發式革命式的發展,美國會主動挑起戰端。比如說,美國突然有了300萬陸軍,200支航母編隊,10000架八代機的話。這可能嗎,顯然不可能,這是開玩笑。


實際上,美國的軍事科技,和軍備戰略,過去的幾十年,蘇聯解體后,因為失去了對手,中國的常規軍事力量,又和美國之間存在代差,美國人太孤獨,便喪失了發展進步的動力,喪失了遠大志向,走進了誤區。這個誤區是,美國的國防戰略方向,導向了反恐這種治安戰低級軍事發展路線,而和發展大國之間總體戰的另一條正確的道路,擦肩而過。


美國在中東忙活了十幾年,中國在家里埋頭搞發展。此消彼長,等美國人回過神來,發現它已經拿中國沒辦法了。最明顯的一點是,96年臺海危機,美國兩艘航母編隊,駛入臺灣海峽,中國怕不怕,當時是很怕的。李總理當時發表電視講話說,你們的航母敢來,中國就把你們的航母變成一片火海。兵法上,這叫不能而示之能,虛張聲勢。


今年,美國再次兩艘航母開到中國家門口,駛入南海,中國怕不怕?根本沒人當回事。反倒是美國人比較怵。所以美國防長說,擊沉美國航母,等于是向美國發動核戰爭。他要是不怕,干嘛說這種話。這同樣是不能而示之能,虛張聲勢。人為什么要虛張聲勢呢,因為害怕。


也就是說,美國已經錯失了和中國打總體戰的戰略機遇期,也喪失了這種戰爭能力。那些對付伊拉克阿富汗的空地一體戰,空海一體戰,用來對付中國簡直就是撓癢癢。因為,這些戰爭體系成立的前提是,美國要拿到制空權。


對中國近海作戰,美國連制空權都拿不到,拿什么對展開地攻擊?航母編隊上的大黃蜂,在沒有制空權的情況下,對中國展開攻擊,形同自殺。所以說,航母編隊,也就是嚇唬嚇唬小國家,對中俄這樣的大國,根本就沒什么用。


現代戰爭,小國打小國,就是一通王八拳,你掄我一通,我掄你一通。大國打小國,則是家長打孩子。大國打大國則完全不一樣,它體現的是體系對抗。所以沒打之前,得先比劃,你出什么招,我出什么招,高手之間,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比劃幾下之后,大家心里就有數了。


美國的軍備和國防科技,過去的幾十年,就是老研究家長怎么打孩子這種沒出息的事。等到要跟真正對等的大國之間要比劃的時候,才發現,面對大國的防空體系,自己一時間黔驢技窮,連制空權都拿不到。


中美之間的體系對抗,最突出的矛盾在于,美國拿不到制空權,中國卻可以癱瘓它的軍事基地。制空權,是踹門的意思。癱瘓對方軍事基地,則是打斷腿的意思。形象的說,美國踹不了中國的門,但是中國可以打斷它的腿。


美國用來突防的武器,不外乎是B2,F22。但用這兩個隱形戰斗機,來突防中國的岸基防空系統,根本都不成立。B2,飛的那么慢,體積那么大,只要被雷達發現,跑都跑不掉,一枚地空導彈,幾十億美元就報廢了。中國目前已經可以發現B2。所以,美國要是用B2來突防中國,那也太敗家了。


再看猛禽F22,這個戰斗機,是為冷戰和蘇聯對抗而生,而不是對中國作戰所設計出來的。所以,首先它的作戰場景都不對。其次,作戰半徑太小,只有700公理。放日韓基地,因為日韓基地,在中國火箭軍的打擊下,很難生存。所以F22只能放關島基地。如果它從關島起飛,來突防中國,那么就意味著,飛過來回不去,油用光了,只能墜海。


那不突防,能不能直接來硬的,那樣打起來,對美國來說,就太慘了。一枚地空導彈,轟下一架大黃蜂,在中國的岸基防空體系面前,美國的艦載戰斗機向雪片一樣地飄落,這仗怎么打。


所以,美國不敢踹門了,他們只能研究新的戰術體系。這個新的戰術體系便是防區外發射戰術導彈。踹門不踹了,只能離老遠,用石頭砸人家窗戶玻璃,這便是美國的新戰術思想。


怎樣防住這些防區外發射過來的戰術導彈呢。所以,大國之間的體系對抗就升級為了反導技術的對抗。目前看,中國可以進行末段反導和中段反導,美國只能做到末段反導。中段反導進行了很多次實驗,但是實驗結果并不理想。在反導上面,中國技術上要領先美國。


代表美國反導系統最高技術的是薩德。美國為什么要在韓國部署薩德反導體系呢,因為它得防住中國的火箭軍中程彈道導彈,對日韓軍事基地的打擊。如果防不住中國的火箭軍,那么日韓基地,根本就無法生存。因為彈道導彈,高超音速突防,成功率是很高的。一般的防空系統,根本攔不住。


既然彈道導彈突防這么厲害,為什么美國不用中程彈道導彈來突防中國呢,因為美國沒有中程彈道導彈。要用彈道導彈突防中國,它只能用洲際彈道導彈來實現,但是用洲際彈道導彈,對方顯然會判斷為是核攻擊,馬上就會進行核報復,然后核戰爭就要爆發了。所以,美國無法用彈道導彈來突防。


比制空權更重要的,是制信息權。現代戰爭數據鏈的核心,是衛星。那么制信息權的關鍵,是反衛星技術。在這方面的技術上,中國也領先美國。雖然說衛星被擊落后,可以再補發備胎衛星,但是我們也可以一直擊落,你補發一個我擊落一個。一枚導彈,換一枚衛星。這個戰損比,仗就沒法打了。


很多不懂軍事的人,一說到中美之戰,就往美國打伊拉克那種場面上聯想。這都是杞人憂天的胡思亂想。大國對大國,根本就不是那種打法。


目前,大國軍備競賽體系對抗的制高點,是反導,反衛星,太空戰,超高速飛行器,遠程超音速隱形戰略轟炸機。前幾天,俄羅斯進行了一次反衛星實驗,但是失敗了,這也說明,俄羅斯其實已經退出了競爭序列。目前有資格做對手的代表未來戰爭科技方向,只有中美兩國。


怎么防御中國的火箭軍,怎么防御中國的反衛星技術,怎么防御幾年后中國的戰略隱形轟炸機,怎么防御中國的超高音速飛行器,美國現在還沒有答案。所以特朗普很焦慮也很著急。


他想把美國軍事國防,扭轉到大國總體戰這個正確軌道上來,他想要發展六代機,他想要復產F22,他想要發展大陸軍,他想要進行核軍備競賽,他想要拋棄F35。為什么特朗普要拋棄F35,因為F35這種對地攻擊的空地一體戰軍事思想的產物,對伊拉克作戰是個寶貝,對中國作戰就是個一無是處的垃圾。連制空權都沒有,你攻擊個什么呢,一飛過來就長個被攻擊的臉。


要和中國展開軍備競賽,特朗普什么都想要,什么都想發展。但問題是,錢從哪里來呢。是啊,怎么解決錢的問題呢,沒法解決。于是,特朗普思路廣,又想拉著俄羅斯制衡中國。這種均勢策略,是歐洲白種人的本能,遺傳,基因里的東西。歐洲為什么幾百年來那么亂,那么破碎,都是因為這種均勢策略。


美國要對中國展開均勢策略,說明他們內心里已經認為,美國一個國家無法對付中國。所以必須得拉著其他國家來聯手對付中國。就如同當年英國組織反法聯盟那樣,因為它自己打不過法國。


但是,對中國實行均勢策略,和英國對法國的均勢策略,完全不可同日而語。當年德國,俄國,奧地利們,之所以敢參與對法國的均勢策略,是因為他們本身和法國的塊頭也都差不多。但是,中國周邊,有能和中國相比擬的國家嗎?哪個國家,敢跟著美國對中國進行均勢策略呢?


所以說,英國的反法同盟是成立的,但是美國的反中同盟,顯然是不成立的。就拿俄羅斯來說,它既沒有與中國為敵的資本,也沒有和美國做朋友的資本,美國人對于俄羅斯,是很分裂的,既想利用俄羅斯,又瞧不起俄羅斯。美俄關系的未來,雖然嘴上熱乎,但實際上很黯淡。


讓新羅馬,跟他們眼里一個擁有核武器的沙特阿拉伯做朋友,新羅馬的元老們,估計會惡心的發瘋。奧巴馬公開說俄羅斯:人們老認為俄羅斯是個大國,但是我覺得俄羅斯是個很小很小的國家,它除了武器,石油,天然氣和木材之外,就一無是處,沒有人對俄羅斯的產品感興趣。


美國一個國家打不贏中國,和中國搞軍備競賽,又沒中國有錢,未來更不可能打贏中國。想組織反法同盟一樣的反中同盟,又找不到炮灰,這條路也死了。所以中美之間的軍事之爭,現在看,也已經失去了懸念。


最后,還剩下文化之維。我們接著分析,中美之爭的文化之維。


六、文化之維


現在我們所看到的普世文化,也就是美國所代表的全球性價值觀,它是一種新教倫理加啟蒙思想的混合物。就像工業革命的種子,來源于東方手工業文明一樣。西方的新教倫理和啟蒙思想,也來源于東方文明的孵化。


西方人為什么敢于反對天主教,因為可怕的黑死病讓他們產生了信仰動搖。整個歐洲的人都快死絕了,狗大(God的漢譯名,因為上帝一詞,特指中國文化的昊天上帝,用來翻譯God不準確,也是一種文化自污。)一點用也沒有。交那么多的稅,買那么多的贖罪券,成天禱告,結果到頭來,屁用都沒有。


黑死病怎么來的呢,蒙古人西征造成的。西方人,因為衛生條件太惡劣,很容易傳播病菌,所以蒙古人就把腐爛的尸體,用拋石機拋到他們的城堡里,于是黑死病就開始蔓延。


一方面,他們看到,在所謂的異教徒文明面前,他們毫無還手之力,異教徒的強大,讓他們不再堅信自己是狗大的選民。同時,黑死病的蔓延,對瘟疫的恐懼和絕望,讓他們開始懷疑狗大。


于是他們便起來反抗天主教。這便有了新教革命。隨著資本主義的發展,新興的資產階級,要反抗王權和神權,便又產生了一次新的思想革命。這便是啟蒙運動,啟蒙運動的理論根源和動力,同樣也是來自東方。


狗大面前人人平等,天賦人權,盧梭的這些思想,翻開猶太文化,是找不到它的種子的。翻開古希臘羅馬文化,也找不到這些思想的種子。費爾巴哈的自然思想,西方人也根本沒有。圣西門和馬克思的社會主義思想,其實就是儒家的大同社會。啟蒙運動的思想種子,全部來自東方文化。因為東學西漸,他們學習了西方文化。啟發了斯密的魁奈經濟學重農主義思想,根源也同樣來自東方文化。


啟蒙運動,就是以東方的文化為武器,來攻擊天主教為代表的西方文化。所謂的啟蒙,就是祛除蒙昧。那誰是蒙昧的呢,天主教是蒙昧的。誰是文明的呢,東方是文明的。當時的中國,就是歐洲知識分子的精神彼岸。比如霍爾巴赫,比如伏爾泰,等等等,他們對東方文化的推崇和贊美,近乎到了肉麻的地步。


繞了一圈,啟蒙思想,出口轉內銷,又回到了中國。現在,中國一些人,拿著啟蒙運動的那些東西,視為真理,認為中國人是蒙昧的,要開啟民智,這簡直是要笑掉人大牙了。中國人又不崇拜狗大,又不信天主教,何需啟蒙呢。中國改開后培養出來的文人,活埋一半,都不冤枉,很多都是既無知又無恥之輩。


也就是說,如果美國倒下之后。中國登頂,那么全世界才會迎來真正的原汁原味的文明。現在的美國文化,其實骨子里還是基督教蠻夷文化。而啟蒙運動所帶給西方的那些東方思想,西方人并沒有消化的很好。于他們,不過就是一種外在的裝飾,內在里,還是蠻夷的那一套。


中國根本沒有理由在文化上自卑,更沒有理由在文化上不自信。也更不缺乏為全球建立普世文化的精神,思想,和理論素材。凡是看不到這一點的,不過就是因為沒文化。所以,現在的當務之急,要對一些沒文化的知識分子們,進行再啟蒙教育,因為他們腦子里面裝了很多西方蒙昧主義垃圾。


五個維度,都完成了,我們就可以實現中國文化里,全球統一的目標。這個目標,是禮記里說的。《禮記·中庸》:“今天下,車同軌,書同文,行同倫。”


車同軌,是指器物科技文化標準體系;書同文,是指思想學術文化標準體系,行同倫,是指倫理道德文化標準體系。


在這個過程中,我們會遇到文化相對主義者和道德相對主義者們的阻撓和挑戰。他們會堅守,西方的那些垃圾,是人類文明的瑰寶,是需要保留的文明樣本。他們根本不會去翻閱歷史,看看歷史上,西方人的那些垃圾文化都給人類造成了什么災難。自從西方人竄出天主教的獸籠之后,它給全世界帶來的,就是災難和無窮的災難。


過去的,都即將快要翻篇了,以東方文化的視角看待西方,它們的一切都糟透了。如果我們贏了,我們要全面的否定和推翻這些糟粕。只有先打掃好屋子才好開飯。一個嶄新的世界,將迎來一個新千年文明。地球村,也將迎來它的秦始皇。


美國模式,只是周天子模式,而不是秦始皇模式。所以美國主導的全球化不可持續,難以為繼,到處都是混亂和戰爭。真正可持續的全球化,來源于真正的一體化全球統治。地球很大嗎?放在整個宇宙中,它渺小的像一粒塵埃。所以要統一這么個渺小的星球,又有何不可呢,又有何難呢。


在周天子模式下的弱統治全球化,世界人民大團結是不可能實現的。要實現世界人民大團結,唯有升級到秦始皇模式:車同軌,書同文,行同倫。


這個偉大的事業,可能需要一代人到兩代人的奮斗來完成它。而一個中國領導世界的全球化,那么中國目前人口占世界總人口的比例,是不足的。中國要實現地球長久的穩定,需要人口占比至少超過30%以上。也就是說,在我們贏了美國之后,我們需要30億人口。只有這樣的全球人口結構,世界才會長久的太平。


要在幾代人內達到30億人口,我們更多的生存空間,尤其重要的是,需要盡早全面放開生育。想一想,如果美國有20億人口,誰敢不服從美國的統治嗎?為什么蘇聯解體后,美國二十幾年就走到頭了呢,因為它人口太少。3億人口的國家統治整個地球,本來就不可能長久。


通過上面的論述,可以看出,無論從工業,科技,金融,軍事和文化上看,中美之爭,都已經失去了懸念。明確這一點,我們就能樹立必勝的信心,團結和凝聚最大的力量,我們才能在戰略上藐視敵人,在戰術上重視敵人,有所針對的對他們最后的堡壘進行最后的進攻。民族復興,我們比任何時候,都更接近這個目標。


一切都會消失,只有民族不會消失。凡是不能打倒我們的,都只會使我們變得更加強大。同樣,世界文明史上,一切的競爭也都是民族的競爭。一個偉大的民族之所以偉大,就在于她有遠大的志向和抱負,并能夠為了實現抱負,而堅韌不拔自強不息。


我們沉睡,我們蘇醒,我們走出他們圍困我們的牢籠,從今之后,再也沒有人能夠擋住我們的腳步。我們才是世界歷史的最大參與者,我們回來了。為有犧牲多壯志,敢叫日月換新天。

分享到:
用戶名: 密碼: 匿名 注冊 忘記密碼

注意:遵守《互聯網資訊信息服務管理規定》,廣告性質的評論會被刪除,相關違規ID會被永久封殺。

驗證碼: 看不清楚,點此刷新! 查看評論
爱彩乐天津快乐十分